?
網站收藏:2345pw.com廣告聯系:[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氣質美女  »  七色之綠茶? 七色之綠茶

七色之綠茶

(一)  

    六月。清晨。陽光明媚。  

    一張大床。床上有兩人。一個俊郎的少年。一個美艷的少婦。  

    「早!」  

    「婷婷呢?」  

    「她出去買早餐去了?!?nbsp; 

    「你醒很久了?」  

    「嗯!」  

    「那你為何不叫醒我?」  

    「我看你睡得那幺香,捨不得叫醒你?!?nbsp; 

    「你就這幺一直盯著我看?」  

    「是??!因為我現在才發覺,原來媽媽睡著的樣子比昨晚那個瘋狂的樣子好  
  看多了!哈哈!」說完少年一臉微笑的看著少婦。  

    「小壞蛋!還好說呢!每次都弄得人家死去活來的。今天又想翹課了?」少  
  婦輕輕給了少年一巴掌,嗔道。  

    「不啊。今天週末,不用上課!」  

    「是嗎?哎,看來我真的有些昏了?!股賸D輕歎著搖了搖頭,「哎呀,你又  
  要干嘛?嗯……」  

    少婦一聲輕哼,原來少年趁少婦不注意,已一招雙龍探海,左手中指食指已  
  經插入少婦緊閉的陰道。  

    「嗯……兒子……不要啦……你姐姐就快回來了!先起來再說嘛,哎呀……  
  小壞蛋,你就不能輕點嗎?這幺大力,人家會受不了的。哼……」  

    少年哪會聽她的,雙指繼續深入,挖、捅、鉆、撓,極盡亂搞之能事,大手  
  指更在那獨立的尖端捺按著;而另一手也不閑著,一把抓住少婦的一只雖然不大  
  但渾圓堅挺、柔嫩彈性的乳房,舌頭伸出,輕舔著那上面的一點圓圓而玉潤的小  
  葡萄,繼而雙唇張開,將其含入,像小時吸奶一般,使力猛啜,兩排牙齒也輕咬  
  著乳肉。  

    少婦一邊享受少年的撫弄,一邊嘴里輕哼。不多時,少年的幾方動作已使得  
  少婦不能自已,一手不禁抓住自己另一只乳房,使勁揉搓起來,另外一只手也往  
  下探去,抓住少年已是勃起如鋼、粗如鐵棒的陽具,開始為他套弄起來。  

    少年的鐵棒不像一個他這般年齡的孩子該有的,粗到少婦的手幾乎握不住,  
  且當她握住鐵棒的根部的時候手掌下還露了一大截出來。想起每次少年的插入都  
  像要把自己插穿了似的,少婦幾乎是又怕又愛。  

    少年在陰戶內挖弄的手指已從兩指加到了三指,右手繼續大力的抓捏著少婦  
  豐腴的右乳,而嘴卻從乳房慢慢的一路舔將上去,一直到少婦嬌麗的臉。他抬頭  
  望了望已是媚眼如絲、嬌喘如息的少婦,只見她鼻孔翕張,一條鮮紅的舌頭從兩  
  片薄薄的嘴唇中伸出,想要索取什幺。少年張大嘴含將下去,將少婦的舌頭與櫻  
  唇一齊包住。少婦的舌頭馬上與他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少年的手指在下也探知少婦的肉道內已是淫水潺潺,于是雙手抱住少婦的纖  
  腰,一滾,將少婦翻到自己身上。而少婦也同時主動把自己兩腿大大的叉開,肥  
  臀抬起,將套弄著的少年鐵棒豎立好,對正自己的肉道洞口,肥臀往下慢慢的壓  
  下去。  

    「哼……」  

    當少年的火熱的鐵棒頭才抵洞口,少婦又不禁輕哼出聲。隨著鐵棒的慢慢挺  
  入,少婦的心也像慢慢的提了起來。  

    「??!」  

    少年見少婦下壓的動作太慢,不知要到何時才能插入到底,于是在少婦不提  
  防之時,往上一抬屁股,使勁的一沖,將整根鐵棒全捅了進去,直到少婦的肉道  
  底口,少婦哪禁受得住如此一擊,整個人被激得往上一彈。  

    「哎呀,你要戳穿了我了!小壞蛋!」  

    「我看你慢吞吞的,不知要弄到幾時才能到底,我只是幫幫你而已?!?nbsp; 

    「你也不想想你這幺大的東西,誰人能受得了?這幺猛力的使勁,也不憐惜  
  下人家!」  

    「媽,你都不知被它弄過多少次了,還怕它呀?」  

    「哼,你的這幺大,人家的這幺小,媽當然怕它的?!?nbsp; 

    「那你要多久才能習慣它,不再怕它呢?」  

    「媽一輩子都怕它的?!?nbsp; 

    「那你的意思不是要我一輩子都將它給你?」  

    「哼!你不愿意?你從頭到腳都是我給你的,何況是它?你不是曾經說過要  
  一輩子都陪著媽媽的嗎?難道你想耍賴?」  

    「哎,我可愛的媽媽,我說過的話有哪次是不算話、不說到做到的?我的意  
  思是說一輩子不夠,我要兩輩子、三輩子、我要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都讓它陪著  
  媽媽!都要媽媽怕它!」  

    「哼,真是貪心的小壞蛋!哎呀,兒子,你慢一點好嗎?媽媽真有點受不了  
  了!」  

    「媽媽不是說我壞嗎?這樣才叫壞??!哈哈!」少年說完并沒有聽少婦的話  
  慢下他的動作,反而更加的加快上挺的速度。雙手也不閑著,分別抓住少婦的兩  
  個堅挺飽滿的乳房,使力的在手中捏搓著。  

    「哼,都怪我十五年前生下你這個小東西,到現在來反過來害了自己!嗯,  
  真是自己種的苦果自己嘗,這話一點也不錯!」雖然少婦在一邊埋怨自己,一邊  
  卻享受著少年快速有力的挺插。  

    「媽,你這話可就錯了。你剛才不是還說我的東西很大嗎?而且我也沒見過  
  有誰吃苦果吃得你這幺高興的呀。你這哪是吃苦果,根本是在吃禁果嘛!而且還  
  是偷吃的那種!哈哈!」  

    「小壞蛋,敢說你媽偷吃!」少婦也忍不住被少年的話逗笑了,一邊用本來  
  撐住少年胸膛的手輕捶著,一邊隨著少年的節奏配合他的挺動。  

    「哈哈!不是偷吃,那為何你這幺興奮?」  

    「還說還說!看我不封住你的嘴,我看你怎幺說!」  

    「你要怎幺封住我的嘴?」  

    少年的話沒說完,少婦果然伏下身,埋頭用嘴將他的嘴整個封住了!  

    兩個人現在整個的看去就像一個人般,從上到下,融和得天衣無縫。上面,  
  兩人口中的津液相融;下面,少年的鐵棒也從少婦的肉道內掏出無數的愛液。白  
  色黏稠的液體順著少年的鐵棒流將出來,將兩人的陰毛全都打濕,也將白色的床  
  單打濕了一大片!  

      
                 ?。ǘ?nbsp; 

    「叮叮?!?nbsp; 

    屋外的鬧鐘響了九下。陽光從開著的窗口射入,照在兩人赤裸的身上,只見  
  上面星星點點全是汗珠。兩人已經苦戰了半小時有余。  

    少婦脫開親吻少年的嘴,道:「兒子,已經九點了,你姐姐就要回來了。我  
  們也起來吧?」  

    「好??!」  

    「???」  

    「你這幺看著我干嘛?」少年見少婦像是不相信的看著她,知道少婦心中猜  
  不透為何他這次居然這幺聽話,「我知道你一夜沒尿尿了,你兒子我雖然是個小  
  壞蛋,但我也要尿尿??!哈哈!」  

    「我還以為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哼,我就知道沒這幺聽話!小壞蛋  
  果然就是小壞蛋!說話這幺難聽!不理你了!」  

    少婦從少年的身上爬起來,又免不了在少年胸膛打一下。當鐵棒脫離自己的  
  身子時,少婦免不了又輕哼了一下。  

    「媽,別走??!」少年站起來,抱住正要走出去的少婦急道。  

    「干什幺?」  

    「我抱著你去??!」  

    「哎呀,這樣怎幺走嘛?」  

    少婦見少年從后抱住了自己,那條熱棒子直插入自己兩腿兩間,就像自己無  
  端長出的第三支腿樣。而少年兩手這時將少婦的兩腿抬起來,胸膛緊貼著少婦的  
  背。  

    「媽,把它插進去,我抱你出去!」  

    「小壞蛋,花樣真多!」少婦嬌笑著,不過還是聽少年的話一手將少年的鐵  
  棒抓住,一手撐開自己的陰門,露出鮮紅的洞口,將鐵棒對正,少年一使勁,鐵  
  棒又整個的插了進去!  

    于是少年就這樣抱住少婦,一邊行走,一邊挺插。少婦一手抱住少年的一只  
  手臂,一手扶住少年的鐵棒,以防它從洞口退出,嘴里嬌哼,對少年的這個新姿  
  勢也很是感到新奇喜愛。  

    少年了解少婦的心性,知她也同自己一樣,想要多試幾下這個新奇的姿勢,  
  于是就在屋里抱著少婦轉了幾圈。  


                 ?。ㄈ?nbsp; 

    「啊……」  

    當少年抱著少婦從主臥室門出來,穿過客廳,剛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忽然  
  聽到一聲驚呼從門口傳來。  

    一個十七、八歲的清麗少女正站在剛打開的門前,手中提著一個大紙袋,望  
  著正在抱淫的兩人驚道:「你……你們……」  

    少年轉頭見是姐姐,笑道:「姐,你回來了?」  

    「你們兩個還真是…一大早就不清閑???注意一下嘛,要是進來的不是我,  
  看你們怎幺辦?」少女不禁邊埋怨,邊進屋,順手關上了門。  

    「這時候會有誰來?何況我們不開門別人也進不來??!這個家除了你外別人  
  也沒有鑰匙??!」少年似很得意,反而更加賣弄的下體使勁的往上頂了兩下,使  
  少婦不禁大哼了兩聲。  

    「爸呢?他不是有鑰匙嗎?要是他知道你就是媽媽的『姦夫』……」少女說  
  到「姦夫」兩個字時故意加重語氣,頓了頓。  

    「死丫頭!你胡說什幺?什幺姦夫?」少婦見女兒調笑到自己頭上來了,不  
  禁笑罵道。  

    少女不理少婦的怨罵,接著笑道:「本來就是『奸—夫』???現在也是??!  
  哈哈!」  

    「你還說!找打!」  

    「哈哈,不過要真是讓爸爸知道原來這人就是他的親生兒子的話,他不把你  
  撕裂了才怪!」  

    「爸?」  

    「是??!今天上午十點不是他跟媽媽兩個去辦離婚證書的時間嗎?我看你們  
  兩個搞得什幺都不知道了!真拿你們倆沒辦法!哼……」少女大大的搖了下頭,  
  似感到對這對母子無語了。  

    「哎呀,真是的。都快九點半了。哎呀,兒子,不要再弄了,趕快停下來,  
  哼……」少婦見時間不多,兒子還抱住自己在下面使力,連忙想要阻止他,「快  
  快,我們倆快去洗澡,哼,婷婷,你快給你爸爸打個電話,看看他,哼,是不是  
  已經來了?」  

    少婦一邊享受著少年的挺插,一邊斷斷續續的對少女道。  

    少女白了少婦一眼,不情愿的道:「哼,我看爸爸已經到門外了你們還要在  
  那兒干!」  

    話雖然這幺說,她其實也怕她爸爸真的現在就在門外,所以也趕忙的拿起電  
  話。  

    少婦也忍不住給了少年手臂一巴掌,嗔道:「壞兒子,以后有的是時間,你  
  就不能現在歇歇?要是真的被你爸爸發現了我們,我們還有好日子過嗎?」  

    少婦知道少年的倔脾氣一上來,任誰都管不了,只有自己的輕言相勸才會有  
  效。  

    果然,少年一聽這話,也不得不將少婦抱進了浴室中。  

    不過,到了浴室中,少年并沒有把少婦放將下來,仍是一邊走,一邊下體上  
  挺,繼續的有節奏的插弄著少婦的陰戶,只是到了淋浴噴頭前才將少婦放下來。  

    少婦見少年放開了自己,雖然下面的鐵棒并沒有抽離自己的身體,還是打開  
  水龍頭。水頓時嘩嘩的從上面淋將下來,將兩人的慾火淋熄了不少。  

    「兒子,放開媽媽好嗎?時間真的不多了呀!」水讓少婦清醒了不少,曝光  
  的危險也讓她不禁很擔心。  

    「可是我還沒有出來??!」少年仍然沒有想要放手的意思。  

    「那你讓我轉個身,我也好順便給你擦身子??!」少婦知道少年如果對什幺  
  事做了決定就沒有更改的,否則自己今天也不會出現這種局面了。何況她也知道  
  如果這個時候不讓他發洩出來,他會生病的,所以只好想出了這個一舉兩得的辦  
  法。  

    還好少年并不是一個太蠻橫無理的人,所以還是將鐵棒從少婦的下體脫了開  
  來,讓少婦轉過身,左手仍抱著少婦的小蠻腰,右手仍拿著鐵棒,嘻嘻的望著少  
  婦,「媽,把右腳踏在浴缸上,這樣我好進來!」  

    少婦嗔了少年一眼,還是聽話的將自己的右腿搭在了旁邊的浴缸邊上,下體  
  自然的向前挺,迎合少年刺過來的鐵棒。  

    「哼,真拿你沒辦法……」少婦一聲輕哼,讓少年邊插著自己,邊用手在少  
  年的頭上、身上為他揉搓著。少年的手也不閑著,左手抱著少婦的肥嫩豐滿的屁  
  股,一按一拍,讓它配合著自己的抽插,右手卻也在少婦全身為她搓洗著。  

    兩人就這樣一邊洗澡,一邊抽插,像一對配合無間的搭檔,兩不耽誤。  

    當兩人的身子快要洗完的時候,少年也大叫了一聲:「啊,媽,快,我要出  
  來了……」  

    少婦見少年下體挺動的動作明顯加劇,她知道少年快要結束了。于是她為少  
  年搓背的手已變成了抱住少年的屁股,雙腳已抬起,圈住少年的腰間,好使自己  
  的下部更加貼緊少年的下體,讓少年的抽插能更加的深入。同時她嘴里也不禁急  
  促的喘息輕嗯著。  

    少年雙手抱住少婦的兩腿,將少婦整個人抵在墻壁上,使盡了全身的力量,  
  向前挺進,再挺進,像要把少婦整個人都要頂進墻中去一般。  

    「啊,啊,啊……??!」  

    在少年最后的一聲大呼中,他終于將存留了許久的精水全部射入少婦的肉道  
  內。  

    少婦在他的每一次發射中,都不禁一陣痙攣。而當少年發射完畢,鐵棒從少  
  婦肉道抽出時,少年同樣存留了許久的尿液也射將出來,熱熱的尿液正射在少婦  
  突起的陰蒂上,少婦經此一激,又是一陣抽搐,她也在同時間將她存留了一早上  
  的尿液射向了少年的下體,兩股熱流在兩人的下部交流碰撞,和著從上面淋浴噴  
  頭噴射而下的熱水,使得兩人都不禁的同時大聲叫出。  

    「啊……」  

    兩人這才如釋重負,像解脫一般相互擁抱著。雙雙抬起頭,讓淋浴噴頭的水  
  柱噴射在自己的臉上,好使要飛出的靈魂清醒過來,半天才回過神。  

    「媽,你感覺怎幺樣?」  

    「哎,謝謝你,兒子,媽媽從來沒有試過一邊淋浴一邊做愛,到現在才知道  
  原來這是件這幺奇妙的事。好舒服!好美!」  

    少婦很是感動的親了少年一口。  

    「哈,媽媽,這是我第一次從你的口中聽到『做愛』兩個字哦!真是一個淫  
  蕩的媽媽,居然對自己的兒子說這兩個字!哈哈!」  

    「??!你敢取笑你媽??次也淮蚰?!」少婦臉也不禁被少年的話說得通紅,  
  忍不住舉手做勢要打他。  

    「不過我很幸運也很喜歡有你這樣一個淫蕩的媽媽??!」  

    「還不是你這個小壞蛋害人家的!哼!」  

    少年笑著捉住少婦的手,「這就叫有其子必有其母!不對,是先有母才有子  
  的!哈哈!」  

    少婦還沒搭話,浴室的門就打開了。  

    「你們兩個有完沒完,還在這兒打情罵俏?爸現在已經到門口了!」  

    碰的一聲,只見氣憤的少女將門大力的關上了。  

    少婦這才知道事情鬧大了。兩人現在都還沒有穿衣服,就算穿有衣服,現在  
  出去,母子兩人都從一個浴室同時出來也一定會被發現有問題的。  

    少年輕輕的對少婦道:「別怕,爸還沒有進來的。不會發現我們的?!?nbsp; 

    「要是他已經進來了怎幺辦?」  

    「不會。姐知道我們倆還沒出去,她不會給爸開門的。她也怕我們的事給爸  
  爸知道的?!?nbsp; 

    少婦一聽也對,輕點了點頭,不過臉色還是顯得很擔憂。  

    少年也是怕他爸爸進來,輕輕的打開門隙看了看。誰知正看到她姐姐打開門  
  讓他爸爸進屋來。少年嚇得趕緊關上門。  

    少婦看少年的臉色也知道怎幺回事了。  

    「你爸進來了?」  

    「嗯!」少年點了點頭,「一定是姐姐氣我們不過,才讓他進來的,哼,看  
  我今晚怎幺收拾她!」少年忍不住氣憤,不過心中的恐懼來得更大。  

    少婦更是嚇得花容失色,「那怎幺辦?」心想,完了,讓他知道,自己兩母  
  子的事不說,只要他再聯想一下,連女兒的事也免不了猜到。  

    「沒事。媽,爸來找的是你,你一個人先出去。待會兒有機會我再找機會出  
  去,他就不會懷疑了?!?nbsp; 

    「可是,你爸正在客廳,你出去一定會被他發現,如果他看到我出去,然后  
  你又從這里出去,他一定會懷疑的!」  

    「你出去后想法讓爸爸去你的房間,」少年忽然想到少婦的房間里還有兩人  
  的戰績在,而自己和姐姐兩人的房間也都還是昨晚三人大戰后的場景,「不,去  
  廚房,他一去廚房,我就可以偷偷回去穿衣服了!」  

    「讓你爸爸去廚房?他去那兒干什幺?」  

    少年想想沒什幺理由騙爸爸去廚房。  

    「嗯,這個,讓我想想,可能姐姐會想到辦法的吧?」  

    「哼,都是你了!」少婦忍不住輕輕埋怨。  

    少年輕輕打開門,見爸爸走進屋來,「你媽呢?還沒起來嗎?」當看到桌上  
  少女剛才買回來的早餐,問道:「怎幺,你們還沒有吃飯???」  

    「不,媽媽說她有點不舒服,我就去給她買了早餐?!股倥幌戮腿隽藘蓚€  
  謊,把沒吃早餐和媽媽還沒出來的事都遮掩過去了。  

    「那我去看看她?!?nbsp; 

    「不,不用了,爸,媽馬上就出來了?!股倥廊绻职秩寢尩姆块g就  
  什幺都明白了,忙阻止道。  

    爸爸一想,也對,自己都要跟她離婚了,再進她的房間就不好了。  

    少女忍不住轉頭望向浴室,心里著急,不禁對兩人的行為更覺氣憤了。當看  
  到少年在浴室門隙朝她呶嘴,示意她讓爸爸進廚房的時候,她故意的視而不見,  
  生氣的轉過頭,惹得少年氣紅了臉,又不敢出來,心想要是現在爸爸不在,自己  
  非要好好的懲罰她一番不可。  

    「爸,我們的微波爐好像不太好用了,你能不能幫我看看?!?nbsp; 

    還好聽到少女的這句話,不然少年現在還真沒有什幺辦法能解決這個尷尬的  
  局面的。  

    「好啊。不過,我們倆始終是父女,婷婷你也不要這幺客氣嘛!爸爸始終是  
  爸爸!」  

    「是。爸爸!」  

    父女兩人步入廚房,進門前,少女向浴室門口望了一眼,見少年對她嘟嘴飛  
  了一吻,少女撇了撇嘴,才跟了進去。而浴室內的兩人這才急急的從浴室中跑出  
  來,各自回房穿衣,清理房間去了。  

     
                 ?。ㄋ模?nbsp; 

    「你還是喝綠茶?」  

    「人的習慣是很難改變的。自從我們第一次在那間綠茶館喝了第一杯綠茶以  
  后,我從此就只喝綠茶了,到現在也還沒有變?!?nbsp; 

    「就算是偶而喝喝其它的茶也是別人請你喝的?!?nbsp; 

    「人生中總有很多的無奈,有些事不是你堅持就可以堅持得到的?!?nbsp; 

    「我明白?!?nbsp; 

    「你明白,但你還是不會原諒我的!」  

    「我想我們有個好的開始,也有個好的結束。好嗎?」  

    「哎……」  

    「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先違背了我們之間的協議。但我還是會遵守我的  
  承諾的,雖然有些身不由已,但有些事兒我還是會堅持的!」  

    「謝謝你!」  

    「不用?!?nbsp; 

    「其實……哎,算了!」  

    「嗯……如果可以,能否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  

    「這……又何必呢?」  

    「哎……算了!」  

    「其實……我想告訴你的是……那個女人的事并不是我們離婚的主要原因,  
  我自己才是主要原因……不過,你放心,我也會遵守我的承諾的,我這輩子也只  
  會愛你一個!……當然現在還有我們的兩個孩子!」  

    「你并不愛他是嗎?」  

    「不……我跟他……他是……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能看到你的影子……」  

    「你要嫁給他嗎?」  

    「我說過我這一生只會嫁給你一個人!你放心,這個承諾我也不會忘的!」  

    「你別!不過還是很謝謝!」  

    「其實這些話我不該說的?!?nbsp; 

    「沒關係,你這樣說我并不感到難受。雖然說我們已不再是夫妻了,但聽到  
  你說還會愛我,還只愛我一個,我很開心,因為我們曾經是一家人。以后雖然不  
  能住在一起,但我們的心還是會在一起的。這里永遠都是我的家!」  

    「嗯。這里永遠都是你的家!」  

    「謝謝!我現在走得也放心了。孩子們的事,反正現在他們也都長大了,可  
  以自已做主了,是跟你還是跟我,由他們自己好了?!?nbsp; 

    「嗯,好!」  

    「有空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嗯?!?nbsp; 

    「再見!」  

      
                 ?。ㄎ澹?nbsp; 

    「爸,我跟媽住在一起,你不會怪我吧?因為這里離校近一些……」少女有  
  些歉疚的抱著爸爸道。  

    「不會??吹侥汩L大,可以自己拿主意了,爸爸也很高興。其實你跟爸爸住  
  在一起,爸爸經常工作,也不會有很多時間陪你,你跟媽媽住到一起,爸爸也才  
  能夠放心。就這樣決定好了?!?nbsp; 

    「爸,我有空就去看你?!?nbsp; 

    「嗯,爸爸有空也會來看你們的?!?nbsp; 

    「爸,我們會想你的?!股倌旮鷥扇艘脖ё饕粓F。  

    「嗯!」爸爸看著少年,像似看到了少年時的自己,忽然有些感悟,輕歎了  
  一聲:「小杰,你現在是這個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你媽媽和你姐姐以后就要由你  
  來照顧她們了。知道嗎?」  

    「嗯。爸,我會的!」  

    「好兒子!」爸爸在少年頭上親了一下,抬起頭來,清了清快哽咽的喉嚨,  
  放開一雙兒女,「爸爸走了!」然后就毅然的開門走了出去……  


                 ?。?nbsp; 

    綠色的茶葉,綠色的茶水,水仍然在杯中旋轉,茶葉也在旋轉。  

    少婦看著這個他曾經和現在都愛著的男人在門口與他們的兩個孩子告別,并  
  沒有起身來送行。  

    愛,雖然在,但人卻已不在。就像那杯綠茶,男人卻始終沒能喝光它。  

    可是這杯茶還在,還沒倒掉,就始終還是要有人喝光他,不是她自己。  

    能是誰?  

    當少婦看到少年已將茶杯拿起一飲而盡的時候,她的臉不禁綻放出燦爛的笑  
  容。  


                 ?。ㄆ撸?nbsp; 

    「如果我不但喜歡喝綠茶,也喜歡喝檸檬茶,你會不會介意?」少年笑著對  
  少婦道。  

    「小壞蛋!去喝你的檸檬茶吧!」  

    「遵命!」少年大笑著跑開,「我要喝檸檬茶!」一邊口中大叫道,一邊抱  
  住了想要逃跑的少女的纖腰。  

    「哎呀!喝了綠茶還嫌不夠???你的檸檬茶在桌上,不是我這里!」少女一  
  邊嬌呼,一邊在少年懷中掙扎著。  

    「哼,不在你這里?不在你這里為何我剛才嗅到好大的檸檬味?我要嘗嘗看  
  看!」  

    少年的雙手十指,齊力在少女身上搜尋著。弄得少女已是嬌喘呼呼,嬌笑不  
  已。  

    「哎呀,好弟弟,不要啦,啊,你就算要吃姐姐的檸檬茶也要先把桌上的檸  
  檬茶喝了來呀,你一早沒吃東西了??!哎呀!」  

    「哼,剛才嚇得我跟媽兩人要死,我要好好的懲罰你!」  

    「好嘛好嘛,可是也要等你吃過飯了再懲罰也不遲啊?!?nbsp; 

    「不行。我就要現在懲罰你。嗯,我就罰你,上面姐姐喂弟弟吃檸檬茶,下  
  面妹妹喂哥哥喝檸檬茶!」  

    「什幺妹妹喂哥哥喝檸檬茶?這幺難聽?」  

    「昨晚你不是哥哥、哥哥的叫了一晚,我怎幺就沒聽見你說難聽!」  

    「哎呀,媽沒說錯,你真是小壞蛋,壞死了!」  

    「弟弟不壞,姐姐不愛!嘿嘿!你說是嗎?媽?哈哈!」  

    「懶得理你們兩個,我去睡覺了!」少婦白了少年一眼,起身走向房間。  

    「媽,你不吃了?」  

    「我不餓?!?nbsp; 

    「可是你一點東西都沒有吃??!」  

    「嗯,待會午飯做好了一起吃好了?!?nbsp; 


                 ?。ò耍?nbsp; 

    「看嘛,都是你弄的!惹媽媽不高興了!」少女不禁對少年有些埋怨。  

    「沒事。媽只是剛離婚有點失落而已,這是人之常情,很自然的事?!?nbsp; 

    「那你還不去安慰安慰她?」  

    「怎幺安慰?就像這樣???」少年的手抱住少女,讓她坐在自己膝蓋上,然  
  后兩手抱住她的兩只小嬌乳捏弄著。  

    「嗯,兒子不壞,媽媽不愛??!」  

    「算了,還是讓媽媽好好靜一下。我想等她睡過一覺起來就會好很多的?!?nbsp; 

    「嗯,好吧!」  

    「何況現在已到了弟弟不壞,姐姐不愛的時間了!哈哈!」  

    少年邊笑,邊摸索著脫下了少女裙底的小內褲,將中指插了進去。  

    「哎呀,你就不能好好的把這頓飯吃完了再說嗎?哼,你這樣弄,人家怎幺  
  好餵你嘛?」  

    少女雖這樣說,但身體也還是在少年的魔手施展下興奮了起來。呼吸急促,  
  屁股也隨著少年的手指挑逗,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亂動著。沒兩下,少女的小  
  穴已如漲潮般,整個肉道內已是愛液橫流,將少年的兩根手指全濕透了。少年拔  
  出手指一看,整根手指象蒙了一層糖漿,晶瑩欲滴。少年將手指含入嘴里,滋滋  
  有味的吸吮著。  

    「嗯,酸酸甜甜的檸檬茶,果然是好吃極了!哈哈!」  

    「那是檸檬茶好喝點還是綠茶好喝點?」看來檸檬茶果然是酸的。  

    「綠茶清香,檸檬茶酸甜,各有各的味道,兩種都是我的最受!只有將兩種  
  味都嘗過了,我才體會到,只有兩種茶都喝才能更加襯托出她們各自的美來。所  
  以,兩種茶一起喝是最好的!哈哈!」  

    「哼!」少女不知是不滿少年的答案,還是被少年挑弄的,「什幺都有你說  
  的!」  

    「下面姐姐的檸檬茶我嘗過了,上面姐姐的檸檬茶呢?」  

    少年張開嘴看著少女。少女嬌媚的看了少年一眼,用自己的小嘴喝了一口檸  
  檬茶后,然后將嘴對著少年的嘴,將口中的檸檬茶給少年度了過去。  

    「??!兩種檸檬茶的味道都是那幺好吃!不知道將兩種合在一起會不會更好  
  吃呢?哈哈!」  

    少年說干就干,將少女抱起放在桌上,掀起她的短裙。  

    哎,好一個美麗精緻的小穴。  

    少年忍不住感歎。  

    平坦的小腹下,三角地帶上寸草無生,光潔如玉,微微張開的洞口,玉液泛  
  流。  

    少年埋下頭,嘴從少女的勻稱豐滿的大腿根部慢慢的舔向正中間,將沿路溢  
  出的玉液全吸入口中,最后一口將整個洞口封住,舌頭吐出,輕舐入去。  

    「嗯……啊……」  

    少女的嬌啼象對少年的鼓勵,使少年的吸吮更加有勁有力,動作也更快,舌  
  頭也更加向內深入,而少女的小洞中也有更多的玉液涌出來,已使少年滿滿的吸  
  了一口。  

    少年這才抬起頭,抱著少女的頭,將少女口中余下的檸檬茶也都吸入口中,  
  然后仰起頭,舌頭在口中攪動一番,閑上眼,慢慢的將這混合了兩種檸檬茶美味  
  的飲品細細的吞進肚中。  

    良久,才歎道:「果然是人間極品!絕!只可惜……哎!」  

    少女看著少年夸張的表情,嬌笑嫣嫣,雖然知道少年的話只是要夸讚自己,  
  討自己歡心,但也很感動。  

    「只可惜什幺?」  

    「只可惜如此美味,別人卻不能嘗到!」  

    「壞弟弟,你還想讓別人也嘗姐姐的檸檬茶???」  

    「當然不會!所以我才說可惜??!別人不能了解其中到底美味到何種程度,  
  而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就像一件曠世珍寶,卻只有我一個人能欣賞。這也不能不  
  說是件憾事!哎!」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的好弟弟,姐姐知道你會說能吹了!哈哈哈  
  哈……」少年的話的確讓少女感動不已。  

    「這不是吹!這是我的肺腑之言!絕對真心!不信我把心挖出來給你看!」  

    「我哪還用得著看?你的心不是有一半是我的嗎?我知道你有一半的真心,  
  姐姐就很高興了!」  

    「不是一半,是全部!」  

    「全部?那屋里睡著的那一半呢?」  

    「你還真的是檸檬茶哎!連自己媽媽的醋也要吃???」  

    「媽媽也是女人??!」  

    「媽媽也是女人,姐姐也是女人。都是我的女人!大家不分彼此,不分厚薄  
  嘛!我們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嗯,算你了!」  

    檸檬茶當然不只是酸,更有甜,不然就不是檸檬茶了,不然就沒有那幺美味  
  了!  

    「不過,媽媽剛才跟你的那個我也要!」  

    「那個什幺?」  

    「討厭了!就是那個了!」  

    「哪個呀?」  

    「哎呀,不來了!我要嘛!我現在就要嘛!」  

    「哎,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也真拿你沒辦法……」  

    歎息聲中,少年已一手抱起桌上的少女的白嫩屁股,一手將已暴長如鐵的肉  
  棒插進少女窄緊水浸的肉道中。少女也自動的用雙手圈住他的頭,雙腳套在他腰  
  間,嘴也吻上了少年的雙唇。  

    于是少年就像剛才抱著他母親一樣的抱著少女,一步一挺的走向浴室中去…  


                 ?。ň牛?nbsp; 

    雖然不是中秋,但天上的月也很圓,因為地上的人也很團圓。  

    看著窗外,萬里無云,皓月當空,少年忽然性情大動。  

    「今晚的月亮真圓??!今晚就讓我們一起賞月吧!」  

    兩個女人一起抬頭望著清朗的天空,一輪圓月懸掛,不自禁的同時將頭靠在  
  少年的兩邊肩膀上。  

    「嗯!」  

    「不過我一邊賞天上的一輪圓月,一邊賞我懷中的兩輪圓月是不是更美呢?  
  哈哈!」  

    少年大笑著,抱著兩女腰間的雙手已滑到兩女豐滿的屁股上,輕輕撫摸著,  
  拍了一拍。  

    「要死???」  

    「討厭啦!」  

    「哈哈……」  

     
                 ?。ㄊ?nbsp; 

    「媽?」  

    「嗯……哼……」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爸爸,可是都沒有機會問?!?nbsp; 

    「嗯……是……什幺……」  

    「爸爸為什幺喜歡喝綠茶?」  

    「傻弟弟……哎呀……你……難道……忘了……媽媽……嗯………叫……什  
  幺……名……字……了……啊……哎呀……」  

    「這跟媽媽的名字有什幺關係?嗯!」  

    「啊……當然有關了……嗯………因為爸爸叫姜文……媽媽叫……趙薇……  
  啊……」  

    「哦!是這樣嗎?媽?」  

    「嗯……」  

                 
【完





警告:如果您未滿您當地法律許可、建議您離開本站! 本站歸類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体彩上海11选5怎么玩